投资 OpenSea、布局 Yuga Labs,a16z 正在垄断 NFT ?

首页 > 新闻 > 投资 OpenSea、布局 Yuga Labs,a16z 正在垄断 NFT ?

作者:Will Gottsegen

编译:深链财经Tanker

Andreessen Horowitz,也就是我们熟知的“a16z”,是知名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及其合作伙伴成立的一家创投公司。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成功扶持了IG、GitHub等多家科技巨头,也是当今硅谷最具影响力的创投之一。不仅如此,在Marc Andreessen的领导下,a16z已经成为Web3领域的主导者,至今已推出3支加密货币基金,募集资金总额超过 30 亿美元,同时还持有多家有价值的加密公司的股份,比如控制着 NFT 市场大部分交易量的OpenSea、以及“无聊猿” BAYC 背后的 Yuga Labs 公司。

然而,Marc Andreessen的野心被不少业内人士所批判,他被认为在利用Web3概念来搞投资牟利,将区块链科技带来的收益全部收入自己囊中。

投资 OpenSea,用伪去中心化控制 NFT 交易?

对加密从业者来说,最耳熟能详的一个词也许就是“去中心化”,然而,“去中心化”似乎正在变成一个空喊的口号,你会发现,大部分加密货币市场只是披着“去中心化”外衣的中心化区块链平台。不得不承认,如今的 NFT 领域已经越来越中心化了,而其背后的推手很可能就是 a16z。

2021年7月,a16z 领投了 NFT 市场 OpenSea 1 亿美元 B 轮融资,a16z普通合伙人 Kathryn Haun 加入 OpenSea 董事会。a16z 入主OpenSea 后,该平台交易额出现大幅增长并在 2022 年 2 月突破 200 亿美元大关,但这种“繁荣”状况真的好吗? 

坦率地说,NFT中心化“垄断”表现主要体现在交易方面。根据区块链分析公司 DappRadar 数据显示,目前绝大多数NFT的交易都集中在这两个平台上:OpenSea和 LooksRare(另一个踌躇满志,声称要做更好的、属于社区的 NFT 交易平台)。不过, LooksRare 平台上充斥着大量洗售交易(wash trading,为了获得平台的代币奖励,交易者买入自己抛售的 NFT),所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真实 NFT 交易都是在 OpenSea 上完成的。

OpenSea 在 NFT 市场上的“吸血效应”非常明显,数据不会说谎——相比于当前约 235 亿交易额的 OpenSea,其他 NFT 市场交易额非常可怜,比如 Solana 链上 NFT 市场 Magic Eden 交易额刚刚超过 7 亿美元、与 OpenSea 几乎同一时期创立的 Rarible 交易额只有不到 3 亿美元、SuperRare 交易额刚刚 2 亿出头。

从现状来看,说 OpenSea 垄断了 NFT 交易市场毫不为过,而隐藏在该平台背后的 a16z 显然是最大赢家。

提前布局 Yuga Labs,垄断NFT内容市场? 

2022 年 2 月初,有消息传出“无聊猿” BAYC 创始团队 Yuga Labs 与 a16z 就融资一事进行谈判,以寻求以 50 亿美元估值完成新一轮融资。尽管目前双方并未官方宣布具体的融资结果,但一个月后  Yuga Labs 宣布收购 Larva Labs 手中两个 NFT 项目的“品牌、艺术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引发了加密行业的巨大关注,这两个项目就是火遍全球的 CryptoPunks(将NFT带入公众视线的爆款像素化头像NFT)和Meebit(Larva Labs推出的 3D角色)。

显然,a16z 似乎已不局限于 NFT 上游“垄断”,而是开始逐渐将触角延伸到 NFT 内容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 2021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CryptoPunks 一直保持着世界上最具价值NFT 的记录,直到“无聊猿” BAYC的出现才打破了CryptoPunks一枝独秀的局面。实际上,Yuga Labs的收购意义非同一般。要知道,Larva Labs 的开发团队就只有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两人,他们早在 2017 年就创建出了带有试验性质的 CryptoPunks,但当时完全就没想到这个项目会在 2020 年和 2021 年被疯狂炒作。就在此项目大举获得成功后,这两人却继续选择留在曼哈顿的Google Creative Lab 工作,而没有利用这波加密货币热潮为自己积累财富,也没有去吸引风险资金来进一步探索NFT。取而代之的是,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继续探索技术的可能性,进行他们的试验性创作,并于去年 5 月推出了 Meebits。可以说,他们就从未真正想过要将 CryptoPunks 当成是自己的事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CryptoPunk 投资者对于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 这种佛系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通过后来者居上的“无聊猿“BAYC成功运作的商业模式,投资者们发现,原来 NFT 收藏品还可以像在线社交俱乐部一样被运作:举办面向NFT持有者的豪华音乐会、面对面的聚会、通过 NFT 衍生项目创建自己的社区。不仅如此,Bored Ape 持有者甚至还与大型唱片公司和代理商进行了签约。

对于“无聊猿“BAYC来说,“社区”向来是它们最关注的元素,“来吧,穿上你的连帽衫来参加聚会“ 也是该项目社区经常会挂在嘴边的口号。然而CryptoPunks 却截然不同,它被认为是一种纯粹的NFT收藏品,没有社交功能,也不会通过营销活动来炒作自己,而这些特征正是导其致价格难以上涨的主要原因。 

尽管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只对探索技术感兴趣,但他们还是想方设法在为自己的项目寻找出路。也许是Yuga Labs 开出的价格太诱人了,导致Larva Labs很难不将旗下两个最具价值的 NFT 收藏品出售给他们。 

事实上,在收购CryptoPunks和Meebits之前,Yuga Labs公司还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直到上个月,Yuga Labs核心创始人的真实身份才被BuzzFeed News 披露出来,而此前这两位核心创始人一直使用的是化名。明眼人几乎可以看出,倘若没有 a16z 的背后支持,Yuga Labs 很难同时完成对两个头部 NFT 项目的收购。

不过,目前 Larva Labs 仍然是一家独立的公司,也依旧保留着另一个主要的 NFT 项目 “Autoglyphs“ 的所有权。Yuga Labs 表示,他们不会立刻将“无聊猿”BAYC成功的商业模式复制到 CryptoPunks 身上,有一份新闻稿甚至还调侃“无聊猿”BAYC将会成为Yuga Labs 的“历史性收藏”。

然而,不复制商业模式并不意味着Yuga Labs 真的只是将CryptoPunks作为自己的收藏品,这背后其实隐藏着一盘更大的棋。Yuga Labs计划将“实用性”注入 CryptoPunks系列。而“实用性”这个流行词在 NFT 领域的含义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在通常情况下是指投资者能在未来获取的福利;而从具体上来说,“实用性”意味着可以获得对 Discord 私人频道的访问权限;可以获得铸造其它NFT的优先权;或是优先获得元宇宙平台上 3D 项目的开发权。(值得注意的是,”实用性”也会带来一定的麻烦,由于某些代币会让 NFT 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投资合约,因此会引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监管审查。

由此看来,在实际运作中,CryptoPunks 和Meebits的价值其实已经与a16z“暗中”支持的Yuga Labs完全捆绑在一起了。尽管目前Larva Labs 已经不是一家只有两位创始人说了算的公司了,但它还是不大愿意以炒作的方式来提升代币价值,而这与广大加密社区信奉的“number go up”精神似乎有些不一致。(当然,这并不是说Larva Labs团队的想法就是绝对单纯的——他们对于“V1 Punks”(第一版原始合约)的迷惑操作就引来了社区的不满。

作为NFT市场的引领者,“无聊猿”BAYC一举一动都引领着整个NFT 市场的风向。而现在,无论愿意与否,CryptoPunk和Meebits持有者都已经与“无聊猿”BAYC持有者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了——而隐藏在这些项目背后的 a16z,无疑是垄断 NFT 内容市场的最大推手。

总结

当下,Web3领域风起云涌,全世界加密行业从业者都在紧盯着Marc Andreessen与他的a16z 下一步会走什么棋。然而加密领域尚未出台反垄断法,a16z 是否只想垄断加密市场成为最大赢家,还是真的会将Web3应用来改变世界,造就新一波的互联网革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