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万到 40 亿美元,韩国第一加密 VC 是怎样炼成的?

首页 > 新闻 > 70 万到 40 亿美元,韩国第一加密 VC 是怎样炼成的?

你知道 Hashed 吗?

就加密行业而言,他在 VC 圈的名声或许不如a16zParadigm 那样显赫,但要论成长,或许少有敌手。

Hashed成立于2017年,四个来自韩国的工程师自发筹集了70万美元,进行加密投资。5年过去了,经过150多项投资,他们的资金管理规模总计超过40亿美元,而且没有任何外部LP。

相比a16zParadigm 这样高起点的 VC,Hashed 算得白手起家,自下而上,野蛮成长。

他们如何获得如此快速的增长?5年时间,从70万美元到40亿美元,Hashed 是如何炼成的?

本文来自The Block 播客访谈《The Scoop 》,Hashed的合伙人Baek Kim和主持人Frank Chaparro一起介绍了Hashed是如何塑造加密游戏的未来,由 TechFlow 志愿者整理编译。

 

TL;DR

1、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很多资金都在跨境,寻找更好的环境,Hashed选择去往优秀创始人常常出现的地方,比如东南亚和旧金山,他们看到了很多自下而上的人才成长。

2、Hashed有两个大的投资方向,一个是去中心化稳定币,另一个是游戏和元宇宙。在投资了Axie infinity后,他们开始试图了解加密技术如何重塑东南亚市场和新兴市场,以及改变人们的生活,他们看到了元宇宙和游戏如何能够帮助解决问题的内在愿景。

3、Hashed收购的亚洲元宇宙工作室制作的第一款游戏是《The League of Kingdoms》,在Terra上推出,已经拿到了红杉资本等机构的投资,Kim认为游戏的乐趣非常重要的,但目前没有得到足够的讨论,只有真正的乐趣才能够带来持久的正反馈循环。

4、Kim认为现在的Hashed可能是VC的一种进化方向——成为自己的DAO。Hashed在没有LP的情况下运营资本,这是某种形式的治理,也是投资组合资产的指数,这样可以专注于做什么对长期增长最有利。

5、对于游戏的持续性发展,Kim认为这取决于游戏内容,这是创造原创IP的独特机会。可以在Axie以及其他公司看到,从一无所有开始,没有任何分销渠道,但它们从社区中成长起来。

6、Kim一直在思考如何创造一种经济模式,鼓励人们利用某些账户或身份活动。建设者们应当足够关心这些身份,还要关注激励措施或者围绕这种用户行为设计新功能,解决了这一问题也就解决了身份隐私的问题。

7、对于桥,Kim认为,只有每个“城市”都要变得足够吸引人,这才能吸引建设者修建高速公路来连接这些城市,因为那时候的往返的需求很大。现在的桥的使用体验相当有限,并且主要是在资产的认证层上,而不是实际的使用体验。

8、代币模型的构建以及代币治理也是Hashed思考的方向。很多新产品都是在复制同一个代币模型,Kim希望能够推出一个易于理解的模型含义,帮助用户专注于实际的乐趣,从而深入体验游戏的一部分和元宇宙本身。

9、如何将元宇宙带入日常生活?Kim认为这需要由事件驱动,比如去看VR音乐会、画廊等等。无缝切换各个不同的元宇宙和现实生活,是Kim他们更关心的。如何使用这种经济作为另一种形式的经济活动或社会收入,Kim认为Web3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工具。

10、对于为何投资加密游戏,Kim表示,最大的数字经济显然是游戏和电子竞技,游戏是最大的也是增长最快的经济,这可能也是一个可以大规模采用的加密市场。像Axie和Sandbox团队这些认真打造游戏和IP,而不是专注于利用其来赚钱的人真的很酷。

11、Kim认为他们最大的失误在于对Layer1投资上的保守。现在,Kim正在不同Layer1的生态系统中投入资金和参与,以支持新的早期创始人在这些不同的新Layer1中进行建设。

12、Kim他们正在积极与韩国政府进行合作,并期待看到新领导人提出越来越多的具体计划。自18年以来,韩国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加密中心,却被政府的错误情绪影响了。Kim一直在致力于将一些想法落实在主流行业,加密浪潮是不可阻挡的。

 

以下为对话全文:

 

Frank:我是Frank, The block的新闻总监,感谢您的收听。今天我们邀请到了一位客人Kim,他是The Hash Block的合伙人。虽然在前不久我们在纽约的办公室见过,但这次我还是把他邀请到了节目,希望能给我一个作为主人翁的机会。很高兴你能来,我认为你们获得了某种非常伟大的创新大奖,因为我认为你们是最好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真的难以置信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Kim:Frank,谢谢你的邀请,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少数几个在早期就投资Web3的VC吧。

Frank:据我所知,你主要在亚洲工作,你的总部在加州,那么你自己的工作日常是怎么样的?整天出差吗?最近我们的节目中已经来过很多VC了,但聊的话题都基本不太相同。有的人聊元宇宙,有的人聊NFT,还有的人聊不同的Layer1,或许之后的聊天内容会是神秘的东方风景。

 

Kim:是啊,我们在过去的5年里一直在投资这个领域,经常出差,现在我们资助了100多个创始人,大约65%的创始人在亚洲,另一半主要在美国。我们试图融入当地,并与创始人在一起经历从0到1的增长,以便可以真正了解当地市场。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们了解瞄准的目标人群,以及帮助他们明白什么样的商业模式的Web3可以在这些地区中真正发挥作用。

 

Kim: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很多资金都在跨境,有的从亚洲到西方,或者还有很多资金都去了不同的司法管辖区,比如波多黎各,现在我们反过来,我们去创始人出现的地方,我们认为这些人将在东南亚和旧金山出现,我们已经扩大了我们在印度班加罗尔的团队,现在我们有四个人在那里,有三个人在新加坡,团队的大部分在韩国,然后其他团队成员在美国。我们看到了很多自下而上的人才成长,我喜欢那样,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没有论文或者知名机构或者风投的投资,但也成为了一个个新的创始人,这很有活力。

 

Frank:我并不认为资本去波多黎各是不对的,因为也许这就是我的下一步,哈哈哈。我想了解一下公司的规模和范围,你提到过你已经投资了100多个项目,你是如何投资的呢?并且他们的范围是多大呢?

 

Kim:关于我们的结构,这真的很有趣,我们5年前就研究过了这个问题。我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做VC,也不知道如何构建投资组合。我们基金所有的四个初始合伙人都是软件工程以及计算机科学的背景,我们只是想帮助我们选中的项目创始人可以在Web3中不迷失方向。

 

坦率地说,在2016年和2017中用加密技术开始做一些事情是相当可怕的,因为你甚至无法分辨出谁是合法的,谁是欺诈的。所以我们开始帮助项目创始人的起步显得尤为重要,幸好我们认识两个强大的Web2的创始人。

 

我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2017年的Terra Money,我们帮助实现了他们的项目设计,并且帮助他们筹集了资金,现在他们已经成长为最大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

 

Kim:我们有两个大的投资方向,一个是去中心化稳定币,然后另一个是游戏和元宇宙。我们在游戏领域的第一笔投资是2018年的Axie infinity,当时我们是他们的第一位顾问,我们在越南的胡志明市遇到了他们,在那里我们试图更多地了解,东南亚市场和新兴市场的加密技术如何能够变得更加容易,并且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这是在SLP和Play2Earn经济学出现之前的事情,但从那时起,我们也真正看到了元宇宙和游戏如何能够帮助解决问题的内在愿景。

 

所以很快正如你所提到的,我们已经在全球投资了100多位创始人,在没有任何LP的情况下,我们的资金增长到超过40亿美元的加密资产,所以我们仍然拥有100%的基金所有权。

 

现在我们能够完全控制流动性以支持我们的创始人,无论是运行治理,还是为散户提供最佳体验。现在我们已经从顶级上市公司手中收购了亚洲的游戏工作室,它是一个元宇宙工作室,同时也是我们的子公司。

 

我们的团队现在已经发展到大约80人,大部分是工程师和设计师,他们在现有公链的基础上构建游戏,比如Terra、Solana、Polygon和ETH,他们推出的第一款游戏是《The League of Kingdoms》,这是发展最快的游戏之一。他们刚刚从a16z Crypto和红杉资本筹集了资金。这是第一款在Terra上推出的游戏,也是从美国的顶级游戏基金筹集的资金建立的游戏。我们正在努力建立积极正反馈循环,以使得这个游戏能够成为第一个提供乐趣并提供流动性治理,且在此基础上能够持续运行的游戏。我认为游戏的乐趣是非常重要和有趣的,但目前没有得到足够的讨论,只有真正的乐趣才能够带来持久的正反馈循环。

 

Frank:让我们回顾一下,从 70万美元到40亿美元,虽然你不是唯一一家实现高增长的VC,但这个增幅比例也相当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当我想到我在2017年2016年被介绍的一些基金现在也只有几百万美元的规模时,我对于你们的规模增长就更加震撼。我认同你所说的正反馈循环是对市场的支撑,如今每个人都在担心熊市,但你却将这些大型基金赚到的钱重新投资到生态系统中,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长远的做法,这有助于支撑市场的长期稳定。

 

Kim:你说的没错,有时候,我们甚至认为自己是一种VC的进化方向,比如说我们成为我们自己的DAO,因为我们在没有LP的情况下运营我们的资本,这是某种形式的治理,也是我们投资组合资产的指数,我们如何利用这意味着很多责任,所以我们实际上可以专注于做什么对长期增长最有利。我认为我们的乐趣是能够不清算所有的Terra LUNA,即使在过去的熊市时它触及几美分,我们相信共同成长的愿景从而继续运行Validator,并且在此基础上继续构建加密的未来。

 

Frank:你的团队目前已经有80个人,包括工程师也许还有其他专业设计师以及社区经理。你是怎么进入这个加密领域的?你提到你们不具有相关的创业背景,但现在你们也开始投资于游戏了。你是如何建造这样的东西的然后让它变得如此成功以至于有红杉和A16z来拜访你们。

 

Kim:我认为我们很幸运,我们所有人都是创始人和建设者,并且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投资。我们有幸在正确的地方与正确的创始人一起工作,我们为此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意识到这个行业有太多的空白,我们不想只是作为大使等待创始人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想做得更多,并以真正构建产品的方式进行实践。在我们的基金内部有工程师,基金的大多数工程师都在建立内部系统或交易系统或计数系统,但我们想,我们可以通过在内部拥有工程师来做更多的事情。然后我们开始思考如何为这些工程师创造职业发展机会,因为他们加入了一个基金。因为我曾经也是工程师,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工程师,当聪明的工程师们在一起,而不是独自一人时,他们就会茁壮成长,能够做很多不同的特别项目。

 

Kim: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在加密中非常关心的事情,因为总是有牛市和熊市的周期,在熊市的时候,很多活动都消失了,然后在牛市中才会出现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但作为一个同时是基金的工作室,我们希望继续在熊市构建并增加价值。

 

我们认为有一个元宇宙风格的明星工作室将是最好的结构,在那里我们可以规划出独立于我们的投资工具的长期愿景。所以我们的工作室有自己的首席执行官,有自己的企业开发社区,还有工程师和设计师来开发产品。他们一直在以一种非常有条理的方式招聘,这一数字增长到了80人,这已经变得相当可持续。

 

Frank:准确的说,当我们想到加密游戏时,经常会谈到一件事,也就是游戏周期。你有把人们带到游戏中的激励措施,但这些激励措施并不总是持久的,对吧?我们已经在Axe infinity和许多其他游戏中看到了这一点,你如何创造可持续性的力量从而让人们长期参与这项运动呢?

 

Kim:我认为这真的取决于游戏内容,我认为加密和Web3当前的增长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是非常独特的机会。这是创造原创IP成功的独特机会。因为当我们回顾历史上最成功的故事时,总是有着原创的内容和原创的信息,总是有一种迪士尼类型的仿品,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一个新的类别中排名第一,这是新的知识产权。我想这就是我们在Axie以及其他公司看到的,它们从一无所有开始,没有任何分销渠道,但它们从社区中成长起来,所以这就是我们作为投资者和建设者正在寻找的东西。

 

在这次机会之后,可以真正创造一个可持续的社区增长,我们可以思考提供什么可以保持社区的参与。NFT的供应过剩,以及没有实用性的支持或者也没有新内容的支持的话,对于NFT社区会发生什么?这是我们正在寻找的东西,也是推动我们的创始人真正关心成为可持续游戏或NFT社区的动力。

 

Frank:你花多少时间玩《The League of Kingdoms》?你花很多时间玩它吗?

 

Kim:的确不多。这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可以在Discord频道上闲逛,然后玩游戏。我认为这是加密游戏的独特之处,即使对于Axie来说,我们作为早期投资者,是游戏发展的一部分,但实际上我作为一个狂热的游戏爱好者。我发现更多的乐趣是在社区谈论我的Axie,谈论游戏,而不是实际的玩游戏,我认为这个社区下一步的内容是如何保持我们在行业方面所处的位置。

 

Frank:这的确是非常有趣的事。很明显,我们已经谈了一些关于你在这个工作室里制作的游戏,目前影响VC市场的其他一些趋势,比如Web3和元宇宙,你想在哪里下注?

 

Kim:正如你所说,元宇宙计划是很大的一部分,另一个方面是相关的基础设施,比如说Web3基础设施,尤其是和身份隐私规模相关的基础设施。

我关心身份的原因是当我作为某些项目或协议的Apm,IP地址可能会被泄漏,问题还不止在这里,有时,一些用户实际上使用多个不同的钱包来使用相同的协议或不同的策略例如像uidx, 你可能在不同的钱包里有不同的账户玩不同的项目,比如说在dydx,你可以做不同的杠杆或风险建模,所以当这些账户离开时,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真的离开了,还是只是换了钱包?或者他们只是在巩固一个战略家的钱包?所以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我认为这阻碍了一些建设者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客户,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些方法是我们如何创造一种经济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我们鼓励人们在某些账户或身份中采取行动,我们足够关心这些身份,作为一个建设者,我们还可以关注激励措施或者围绕这种用户行为设计新功能。我认为,当这个问题得到解决时就会真正理解隐私对加密行业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的45年里,这个行业有很多关于隐私的大论题,但没有什么是真正起作用的。我认为原因是它要么是完全私人的,要么根本不是私人的。如果我们弄清楚这一点,这实际上有助于解决游戏中的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为终端用户提供了更好的用户体验,这会创造更多吸引人的游戏。

 

Frank:你所说的有趣之处在于假设你有这个核心实体,即虚拟实境或虚拟实境游戏对吧?它创造了所有这些下游,经济增长的飞轮来自于这个核心的东西。所以你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元宇宙游戏,但如果它要成功,你需要隐私工具,你需要更好的设计,你需要更好的社交工具,它几乎会创造出这种独立的经济,对吗?这与现实世界将是并行的,你如何看待这种经济的发展?

 

Kim:我认为我们正在看到它的早期迹象,我们开始看到人们在虚拟实境空间中的净资产比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拥有的更多,或者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真正的银行支持,但通过加密工具有了。在这种转变中我们试图关注的是,我们如何将元宇宙带入日常生活,因为当你看到虚拟实境或任何一种虚拟实境或所谓的体验时,它是由事件驱动的,我所说的是人们去VR看某些音乐会,或者人们去这个虚拟实境空间看这个特定的画廊,或者人们继续寄钱去参与某个项目或品牌正在做的某个倡议,或者去看史努比,这一切都很棒,我们在生活中也这样做 ,对吧?

因为我们去不同的城市观看某些特定的内容,但在进入元宇宙时我们更关心的是,我们如何才能无缝切换?正如你所提到的,如何使用这种经济作为另一种形式的经济活动或社会收入,我认为Web3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基础工具。

 

Frank:所以,你看到哪些公司正在打破元宇宙之间的鸿沟?

 

Kim:如今,我们可以看到专门针对桥的项目并不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要连接不同的城市的前提是,每个城市都要变得足够吸引人,这才能吸引建设者修建高速公路来连接这些城市,因为那时候的往返的需求很大。现在是我们开始构建我们问题的阶段,如果你看看SandBox,它仍然主要是一种空的土地与投机投资活动,我们只是在某种程度上看到它与品牌和游戏工作室合作,在他们在Sand上获得镜头从而建立互动体验。随着Sand上的活动越来越多,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每一个促进项目的建设者都会找到真正让人们更容易参与的方法,我认为也会有具体的支持将出现。但现在的桥梁体验已经相当有限,并且主要是在资产的认证层上,而不是实际的使用体验。

 

Frank:目前的桥的确很笨重。有点像90年代初的互联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并不容易,除非你把它的加密复杂性抽象出来,常规的互联网在很多方面都是虚拟实境的前身,对于Metaverse项目或者仅仅是Metaverse本身的想法你还看到了什么其他的不利因素?

 

Kim:是的,我们真正思考的另一个方面是这些形而上学的代币模型。比如思考Uniswap是如何开始的一样,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们看到了正义的斗争,看到了这些令牌的作用和治理令牌的真正含义。我认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游戏和Web3的问题上,如今我看到的很多新产品都是在复制同一个代币模型。

 

然后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创造一种有效的支付方式?从Axie的案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模式的一些困难和局限性,我们正在思考我们如何才能真正拥有一个简单的代币模型?甚至更好的结构?从而让人们更容易理解模型的含义,这样他们就可以专注于实际的乐趣,从而深入体验游戏的一部分和元宇宙本身。

 

Frank:在很久以前,你就预见了这种趋势的发展,基本上在我认识的任何人之前。我记得有媒体报道你在2018年对Axie下了赌注,你在当时看到了什么别人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Kim:我认为我们很幸运,我们在加密基金中很早就提出了关于游戏的论点,并且选择将我们自己的钱投资到创始人身上,这并不容易,我们这样做是为了真正推动加密技术的采用,我们之所以选择游戏作为第二大支柱,仅次于去中心化稳定币,是因为从数字到离线真的很难,我们为什么不留在数字时代?而最大的数字经济显然是游戏和电子竞技,游戏是最大的也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也非常吸引参与者,所以我们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采用的加密的大市场,但在2018年和2019年你在行业中看到的所有游戏都是像《创战纪》《蝙蝠》或《美国之夜》类型的非常投机的赌博类型的游戏,这根本不可持续,如果我回顾一下我们实际上从其他基金那里得到了什么,我认为是得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为什么要投资游戏?我们为什么要投资Axie、Sandbox?因为这些团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不在国家的主要目标地区,游戏似乎只是加密行业的一小部分,但Axie团队和Sandbox团队是我们遇到的少数几个非常真诚地打造游戏和IP,而不是过于关心如何通过加密来利用游戏赚钱的人,我觉得看到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如何建立社区真的很酷。

 

Frank: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也许是5年,未来会变得像什么样子?

 

Kim:这很难说,我们在加密行业只有5年的时间,每一年,甚至不到一个季度,都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件和不同风格的事件。作为一个基金,我们希望保持可塑性和适应性和快速学习性,我们的主要愿景是围绕许多资产向数字化转移并使他们向代币化的方向努力,随着资本的数量和规模经济规模在空间上的增长,我们如何与之互动的问题又回到了身份隐私上,今天我们说我们在全球有70亿人口,我们可以在虚拟实境空间中拥有10倍的人口,这比我们目前作为物理用户所拥有的人口和用户基础要大得多,这是你要深入了解的东西,实际上看起来更大更具流动性的经济活动,更多的人口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或什么样的我们能否提供互动体验以可持续地发展?这就是来自未来信号的轻微提示。

 

Frank:我们谈到了你的一些成功,那么你觉得你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呢?

 

Kim:我认为我们最大的失误,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是我们在Layer1的投资上更加保守,我们想成为专注于创始人的基金,我们支持这一类别中的每一位创始人,并非常努力地支持他们,我们没有投资多个不同的Layer1。当我们看到新的创始人来找我们,展示他们正在开发的游戏或应用程序,我希望他们直接告诉我们应该选择哪一个Layer1,我们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多链正变得相当清晰。有许多不同的新Layer1正在为生态系统提供有形的附加值,这是我们在开始阶段过于小心而远离的东西,现在我们正在不同Layer1的生态系统中投入我们的资金和参与以支持新的早期创始人在这些不同的新Layer1中进行建设。

 

Kim:我总是告诉我的朋友,当你试图在加密中做任何事情时,你必须成为一个超级用户,当你成为超级用户时,你会开始看到行业中的巨大差距,正如你所提到的,作为超级用户的最大的差距是桥,这有点像在一个城市里一切都像是单行道一样,你必须弄清楚如何真正到达那个点,而不是快速转弯去那里,我们一直非常关注这一点。

 

Frank:让我们回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亚洲,韩国刚刚选择了一个新的非常加密友好的总统,虽然他也更保守,那么,这种加密友好的总统会在加密世界中激起涟漪吗?

 

Kim:我们一直在设计并作为顾问与政府密切合作,从而规划出一些加密策略特别是在税收和KYC方面。我们在两年前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我们把TRIP引入了韩国金融法律上,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切实的进展。但真正令人兴奋的是所有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都对加密技术持积极态度,他们几乎将其作为一项民粹主义提案,因为在17和18年韩国是加密软件最快和最大的市场之一,大多数成年人在某个时候都接触了加密领域。有很多人从加密中赚了钱,也有很多人从加密中输了钱,加密实际上对他们的财务生活或个人生活很重要,这一点不能被领导人忽视,所以我们期待看到新领导人提出越来越多的具体计划。

 

自18年以来韩国可能是第一大市场或下一个加密金融中心,但政府确实采取了错误的情绪,而且有很多火力反击,我认为很多州长都试图再次看到这一点,因为更多的商业机会对公司或散户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我们一直在与Terra合作,特别是我们的法律团队和财务团队中的一个人来自青瓦台,我们一直在做很多工作推动通过一些想法落实在加密主流行业。

 

Kim:我认为加密是不可阻挡的,在韩国,现在正在发生的加密游戏中,有趣的是所有这些上市公司公共游戏发行商都在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并在此基础上开发游戏,他们倾注了所有的核心IP和内容来构建Web3,所以他们真的在重组他们的公司以适应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未来,有趣的是,当政府本身仍处于这些事情的灰色地带时,上市公司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并实际发行代币的呢?他们看到了消费者的巨大胃口和全球范围内的市场机会,他们只是在前进,只是在保持创新的发生。

 

Frank:那么你认为谁会赢呢?

 

Kim:这不是非此即彼的,因为我们是官方的顾问,通过我们的工作室进行了大量的咨询,所以我们实际上正在共同建设许多这样的游戏,我们正在帮助他们设计许多这样的事情,我真正关心的一件事是他们不会真的搞砸这些,因为我不想让他们错过整个国家或行业的机会,就像一家大型游戏公司以错误的方式推出一样,他们只会扼杀所有其他人的机会,我们只是想确保他们遵循治理的规则。

 

Frank:最后帮你打个广告,欢迎大家来玩The League of Kingdoms,非常感谢你来参加节目。下次再会。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